ag8下载|官方

情到深处已无言,苦到极致便难言——解开“语作本”《故乡》一课设计者文本解读的匠心

[日期:2019-01-07]   来源:海宁语文教学基地  作者:海宁语文教学基地   阅读:142次[字体: ]

作者:王春祥

情到深处已无言

作业本上开篇就这样叙述:《故乡》中的现实和回忆,与传统“游子还乡”题材的作品不同,《故乡》里没有亲切与温情,反而弥漫着低沉、压抑的气氛,充斥着浓郁的陌生感。小镇是陌生的。老屋是陌生的。故乡的人也是陌生的。

“我”冒着的严寒在深冬时间返乡,“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丝活气”通过渲染萧瑟的气氛来表达出“我”内心的惆怅,原先那个活泼的小镇是他永远的归宿,而如今的小镇破败不堪,他的内心是何等的悲凉!老屋那儿“许多枯草的断茎当风抖着”,“断茎,抖”,恰恰体现出老屋的破败,如此的景,如此的境,怎能不勾起“我”对“我”对记忆中故乡的美好的回忆:它是一个辽阔而又鲜活的世界:我记忆中的“故乡”是一个多么广阔的世界啊!它有高远的蓝天,有一望无垠的大海,有广阔的海边沙地内心之悲凉就流露在其中。不仅对物,对故乡的人亦是如此。儿时的闰土有着紫色的圆脸,他可爱聪明,而如今的闰土,叫“我”老爷,这对作者来说又是多大的打击。儿时的“豆腐西施”,——杨二嫂,印象中是如此的美丽动人,而如今,她贪婪的心里,世俗的姿态,小市民的嘴脸,就连母亲的旧手套也要拿了去……贪婪,以令我无语,但这“贪婪”的背后,从中可以看到的是,那背后的艰辛,细想起来也着实令人同情;作者的侄子,宏儿,与水生最为要好,这是一件高兴的事,但作者却担忧他们长大后,是否会成为自己闰土的缩影,想到这儿,作者想喊又无言……

 

当“我”回到故乡时,故乡是一片寂静,荒凉的气氛,与多年前那个生机勃的村庄截然不同在岁月的摧残下村庄失去了生机但我并不能改村庄的现状,只能默默悲哀。

此文作业本的设计者从“陌生”处落笔,以极尽落寞的神情和身影诉说着自家内心的忧伤。我们联系作品的时代背景和作家的相关状况,我们不难发现作者所要揭示的小说的主旨:正如鲁迅先生在1919年12月回故乡接母亲回到北京时,目睹了农村的破败和农民生活的艰辛,内心十分悲愤无以言表。

《故乡》选自鲁迅的短篇小说集《呐喊》,然而在小说中,鲁迅自始至终都在冷静地描述故乡的寒冷与萧索,丝毫没有摆出大声喊叫的姿态。毕飞宇说“它是‘于无声处听惊雷’”

在明暗、领暖之间,徘徊着“我”寻觅精神栖息地的孒影,回想着鲁迅不绝的呐喊。

 情到深处已无言,苦到极致便难言。当一人的情感达到饱和时,他已经不知从何说起,更无法启齿。“我”对闰土的情深,不可能再回到过去。“我”与闰土原先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也将不复存在。人与人之间竟有如此可悲的“厚障壁”,这是作者所难以想象,也无法想象的。我们唯有和文本进行深度的融合,方能把握文本,参透文意。

 

苦到极致便难言

萧红说:“鲁迅以一个自觉的知识分子,从高处去悲悯他的人物”

闰土可以说是本文的主人公,闰土的出场尤为重要,但本文的主人公的出场却是明显滞后了的,作者为何要这样安排?编者安排了他一个“延迟”的价值。这种的“延迟”恰恰把这种的悲情推到了极致。可以说本文的设计者和作者走到了一个频道上去了。我们关注闰土,更把闰土的命运与这个时代与“我”乃至与每一位读者都密切联系了起来。

对于现在的“我”,可以说,他在“我”的面前,是卑微的,这种的卑微感让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面对“我”,这是他对自己的不自信,他的躬身弯腰,这是他的认命;对于生活,当兵、匪、官、绅、等压得他无以为继的时候,他苦得已剩下最后的一点做人的尊严了。他活到不想改变,他累到不想反抗,如此的呆滞如此的麻木而已。对于家庭,中年的他是一家之主,要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他只能拼命劳作,省吃俭用,供家人吃穿。对于这个世道,他是无力的,“多子,饥荒,苛税,兵,匪,官,绅,都苦的他像一个木偶人了。”“木偶”一词,恰恰体现出闰土之呆滞,对社会他无力反抗,只能软弱的服从。对于未来,他是无望的,面对那样的困境,和那样黑暗的现实,他屈服了,他认为那就是命,不管自己再怎样努力,都不可能摆脱贫困,于是他将希望寄托于神佛,这恰恰体现出他的封建与愚昧。他是悲苦的,苦到了极致,早已无言。

 

 

就语文教学而言,语文学习就是学生经验和知识的变化,这种变化的实现有赖于经历一种有指导的语文学习过程。语文作业本就是促进学生的学习,并真正走入文本,提升学生思维的一个良好的支架和平台。善读,善思该当成为我们初语人极力追求的一种至高的境界,唯有与文本相融,心灵相契方能有效的丰富学生思维的广度,拓展学生思维的宽度,增强学生思维的厚度,纵推学生思维的深度,从而让成为一个有匠心的命题的设计者。试问,语文的春天在哪里,鄙人以为语文的春天就在于设计者的匠心里。

 

少年时天真活泼的闰土,早在岁月的洪流中死去,现在麻木迟钝的闰土是那么陌生,像一个木偶一样,无法想象生活对他做了什么,当年的无忧无虑不会再来,现实社会是无情的,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太多的规矩,胆怯拉远了人们的距离,当“我”再次见到闰土,他已不是记忆中的模样。可儿时的快乐情景我仍记忆犹新。思绪万千的我不知从何说起,但闰土的一声“老爷……”让我意识到我们之间再也不是闰土哥和迅儿哥了。闰土在封建等级思想的压迫下,与“我”有了一基层隔膜,原来的情深似海,都被这个看似合理的称呼冲淡了。再多的言语也说不出口,当“我”问他景况时,闰土说话变得很犹豫,不像以前那样语言生动,在“我”面前的是个被生活压垮的木偶人。心里的苦翻腾不息,却说不清道不明,也就不愿再提了。在重压下,闰土长期忍受着欺压和痛苦,他已经没有感觉,近于麻木。习惯了过种苦日子的他,也有想过反抗,但是他做着无用功的烧香祈福,这正是一个思相尚未觉悟的农民最无奈也是最近切的表现。在当时的社会里,农民根本没有翻身的余力,只能默默忍受。生活的苦难只能化为心里的酸涩难再吐露出来,也不想轻易对谁去诉说。所以闰土见到自己的“迅儿哥”,也说不出话来。姗姗到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悲哀,这“延迟”了的出现不是滞后,而是滞重,滞重的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少年闰土的身影于“我”是挥之不去的美好,曾千万遍的想念再见面的情景,而今千呼万唤始出来,等来的却是一份沉默与悲哀……那种的效果便是“延迟”的价值!闰土的苦真的无法倾诉出来也无从倾诉,情感的喷发,往往不是单单的言语能表达的。作者用无声的呐喊,在心底呼唤,将感情转化为直击心灵的文字,成了比人声更有力的惊雷。
 

那是一个黑暗的时代,那是一个愚昧的时代,那是一个悲凉的时代,“我”背上行囊,重返故乡,挥笔写下心中无限的感慨。

 

正是基于设计者与作者在心灵上的契合,命题者才牢牢抓住闰土这一人物的形象来进行精心的设计,对于作者为什么要把闰土这一主人公的出场安排的如此靠后,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从而向读者展示了鲁迅塑造人物的不朽的艺术魅力——延迟的价值!

我们且看编者对该课的教学思路:

1.  书本提示课前预习:阅读课文,初步梳理故事情节,画出小说中标示现实和回忆之间转换的语句。

作业本预习一,预习二就很好的落实了这一题目。设计者采用回忆、分享的策略引出同学们对友情的认识,在此基础上用图表的形式梳理故事情节,实现现实和回忆之间的转换。

2.书本要求的课后思考探究:一、这篇小说写故乡,主要是写故乡的变化。通读课文梳理这些变化,并用一张示意图表示出来。二、曾经亲密无间的一对小伙伴,现在却变得那样“隔膜”,让“我”感到“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这“可悲的厚障壁”是什么?你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三、画出文中描写环境的语句,体会作者以此营造的氛围,说说这些描写对表达主题所起的作用。

对于这个题目的设计,作业本上的设计是紧跟编者的步伐,针对性的创造性的进行了设计。例如对于“环境描写”的作用。设计者是用某画社计划推出一套关于《故乡》的明星片,两位美术编辑对明信片封面设计的探讨开始的。以现实的冷色调和回忆的暖色调交替进行,在明暗冷暖之间去感悟作者不绝的呐喊。

课后积累拓展:

五、文中说:“我想:我竟与闰土隔绝到这地步了,但我们的后辈还是一气,宏儿不是正在想念水生么。我希望他们不再像我,又大家隔膜起来……”发挥想象,续写宏儿和水生长大后见面的情景。这一题目在导学一(3)宏儿——轮回的意义,从宏儿的四次出场来进行“我”与闰土的相关情节,更从宏儿与水生的现在所遭遇的人生的巨变来引发“我”对人生深层的思考:宏儿在小说中虽为配角,却是不可活缺的一笔亮色。他是《故乡》的光明使者,引发读者感悟生命轮回的悲欢。宏儿与水生之间纯洁美好的友谊,仿佛让“我”看到了儿时的“我”和闰土。当时的我们也像他们一样单纯,对世事的险恶一无所知。他们就像“我”和闰土的缩影。“我”为此感到迷茫。对这场生命的轮回充满了希望与担忧。不想让悲剧再一次重演。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思想的差距固然会越来越大,宏儿和水生的后来而知,“我”又能说些什么呢?从这一角度来看,设计者和编者是保持了高度的默契的。

一个真正具有匠心的设计者,不仅仅是只看懂了文本或只能与作者进行交流,更是应该把自己已经消化了的知识如何转化成学生学习的一种能力,并把它形成一种可操作性知识呈现。在此过程中,就需要及时的补充或添加一些文中没有的或学生难以理解的知识,以帮助学生的理解和思考。任何知识的呈现都应该适时,所以需要我们每一个命题人与学生(读者)保持高度的关联,你应该预想各种可能学生在阅读解答过程中所要遇到的一些困难或困惑,以便及时的提供相应的材料或学术知识。例如:导学一(2)杨二嫂——比喻的魅力

在阐述杨二嫂这一独特的艺术形象,感受其独特的艺术魅力。设计者利用“比喻”这一修辞,从形似,神似及反讽三方面来加以认识。形似与神似是不难理解的,但反讽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要说一般的学生,连老师都是不清楚的,所以设计者就作了注解:《故乡》写于1921年,那时“圆规”并不是一个常用词,而是一个“高端”的科学术语。以这个象征“科学”、“文明”的词比喻杨二嫂。

在“作业本导学三”谈谈“鲁迅式呐喊”具有怎样的特点?对于这题题目中“鲁迅式呐喊”这一提法,对于学生而言是比较陌生的,对此设计者就进行了引用一些辅助材料,设计者引用了【材料一】鲁迅《我怎么做起小说来》以及【材料二】毕飞宇《什么是故乡?——读鲁迅先生的故乡<故乡>》以及【材料三】《<呐喊>自序》通过对以上材料进行及时的延伸与补充的情况下,在设计者有意识的引导和深度的助推下,方能让学生跳出文本的局囿,呈现一个更广阔,更深远的思维空间来。
 

如何进行引用,为何要引用?材料如何呈现,在什么时候呈现。这就需要设计者站在学生的角度上,要高度的与学生进行关联,急学生之所急,想学生之所需,在学生彷徨无奈的时候及时的给予学生以帮助,那么学生才能有更好的生成。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