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8下载|官方
网站首页 >> 国学之窗 >> 诸子名篇 >> 文章内容

乡间有味

[日期:2017-10-24]   来源:海宁语文教学基地  作者:海宁语文教学基地   阅读:152次[字体: ]

 暑假里闲来逛书店,汪曾祺的散文《人间有味》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目光。汪老的文字给人一种平淡的美,一种细水悠悠的淡雅平淡又带着岁月静好、闲适从容的人生态度。在他的文字里,生活是那么有意思,那么有滋有味。简单的一茶一饭一人一事,都洋溢着情趣。汪曾祺先生说自己很爱逛菜市场看看生鸡活鸭、鲜鱼水菜、碧绿的黄瓜、彤红的辣椒,热热闹闹、挨挨挤挤,让人感到一种生之乐趣。

徜徉在汪老的美文和美食间,瞬间勾起我对儿时乡间生活的回忆。家乡的乡间,也是别有滋味。今天就借用汪老的题目,回忆一段乡间的过往。

 

【菱角】

    家乡海宁是江南水乡,小时候家边上就是长山河的支流。我家在这清澈的河水里种上了菱角,夏天似莲叶般层层叠叠的覆盖着河面,盛夏至初秋,菱角便上市了。那时的傍晚,黏糊糊的白天过后,我便跟着爸妈,坐在一个大菱桶里,过节似的去河里采菱,那景象,跟“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的意境再相似不过。小小的人儿穿梭在菱叶之间,我常常兴奋地边采边吃,新鲜的菱角清脆可口,满足了我童年的小小渴望。清炒菱角毛豆肉片勾个芡,那清爽鲜香,是那个季节最美的滋味。老菱则用来水煮,煮到黑褐,用剪刀剪开来吃,软糯清香,最是绿色无公害。菱叶底下,是螺蛳们在聚会,妈妈常会带我去摸螺,任清凉的河水划过脚背,有时候还会摸到小鱼。

 

【甜芦粟】

我们是吃着甜芦粟长大的一群孩子。童年的字典里甜芦粟汁多肉甜,肉质松脆,长大后才知道这三个字是这么写的,长大后才知道原来它是属于高粱的别种。

童年的我们,不懂春旱的折磨,不懂夏涝的煎熬,只看到甜芦粟的茁壮成长。没有见到它在烈日下的拔节生长,忽略了它在雨中清脆的声韵,我只望到,那盛夏的田野上它挺拔的身姿,还有什么比甜芦粟更美丽,更青翠,更富有魅力呢?小时候,老宅前屋后,路边沟旁,遍地是甜芦粟一根,折下一节,小心翼翼地撕去皮,嚼一口,松脆甜润,汁水四溢,满嘴都是醇厚甘甜的汁水,比起甘蔗,甜芦粟更清甜可口啃了一半,留一截杆,巧手的小伙伴们便施展自己的手中魔法,三弯七绕的,就把这一条条撕下来的皮一一弯过来嵌进杆里,变成一盏芦粟灯笼,系根细绳提着玩。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但这样简单的游戏我们却都玩得不亦乐乎。

 

【覆盆子】

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椹要好得远。”一直到读到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我才知道,儿时沟边那一簇簇被我们称做“酸莓子”的野果,原来叫覆盆子,又叫树莓,或葛公,神秘而诱人。

覆盆子长在路边沟畔的刺藤上,一簇一簇,深茂葱茏。果子成熟后,有的红如胭脂,有的黑如玛瑙,花托上珍珠般的果粒,泛着细软的绒毛。闲暇的童年时光,在田野间、草丛中玩耍的时候,忘乎所以的奔跑中,衣服往往被刺架钩住,一转身,便发现一树树繁茂的覆盆子朝我们熟透地笑。从果蒂上摘下来,这小野果就像倒扣在刺架上的一个个小盆天然的野果子不用洗,摘下来直接吃,新鲜,酸甜,水分充足。

时间随风,带走童年,带走村庄,也带走了那一丛丛叫做覆盆子的野果。

 

【桑葚】

家乡海宁亦是蚕俗之乡,鲁迅的百草园中也有“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葚”,桑葚在我的童年记忆中有抹不去的味道。

   “仲春初四月,晴天断续云”,暮春初夏时节,在绿得发亮的桑叶中,你定可以看到那其中有很多绿的红的黑的紫的桑葚,诱惑着你轻手轻脚地绕到树下去品尝。

一到桑葚成熟的时节,一放学,我们几个小伙伴们便相拥来到一片桑园,瞄准目标,开始爬树摘果。别看满树都是桑葚,挑起来有些讲究。就说色泽吧,外部呈红色或红黄色且有光泽的为半熟,很酸,不能吃。那些通身乌紫且色泽变暗,甚至出现子粒塌陷的,是已经熟透腐坏,也不能吃。只有那些紫中泛黑光,周身乌亮、干净新鲜、个大籽满的为最好,又甜又酸,生津止渴,吃起来过瘾。但吃桑葚也美中不足之处,那就是它紫色的汁液会让你的手、口唇、牙齿染成紫色,所以你在偷吃桑葚的时候,一定一定要小心,吃完一定要洗干净手和嘴巴再进家门。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那些散落在田间河畔的春天夏天和秋天,至今仍升腾着令我深深怀念的乡间味道。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