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8下载|官方
网站首页 >> 国学之窗 >> 诸子名篇 >> 文章内容

想起初中英语老师

[日期:2017-10-12]   来源:海宁语文教学基地  作者:朱沈荣   阅读:146次[字体: ]

 hello!吕老师,还记得我吗?”我一边高兴的说话,一边从吕老师的身后凑上前去轻轻的拍了拍吕老师的肩膀。吕老师回顾头来:“朱沈荣,怎么能忘记呢?这么巧在这里遇见你!”“是啊,老师近来可好?”“哦,我正要去一中给学生上课呢!”吕老师随和的说着话,就和我一道沿着河岸向一中的方向走去。。。。。。我突然惊醒过来,原来是一场美丽的梦境。于是我不由得想起自己初中时期的英语老师来。

吕老师是初二的时候来到我们乡初中教我们英语的。那时的英语还不作主科来上的,英语科处于主科和副科之间的中间地带,因为农村的学生考中专是不需要考英语这门课的,而考中专是农村学生跳农门的最佳捷径,所以很多学习很好的学生就放弃读英语专攻数理化和语文。我却是喜欢读英语的,不像另外的同学那样懂得一些学习的功利性,什么有用就读什么,完全是小孩子的脾气。因而我的英语成绩在班里是最好的。吕老师自然就喜欢英语成绩最好的学生,我便成了吕老师最得意的门生。

吕老师约莫五十五岁的年纪,瘦高个,头顶上几绺灰白的长发总是粘在光秃秃的额头上,额头光亮稀疏得像一面镜子,要是风一吹到吕老师的头上,那少量的几根灰白头发就竖起来仿佛一片冬天稀稀拉拉的树林。吕老师一般不发脾气,说的是满口的海宁土话和夹杂了土话的英语。英语的发音在我现在看来是绝对的不标准,可在那时,我非常的崇拜吕老师的英语水平的。吕老师上课不太讲英语,他总是先领读一遍英语后,就开始为我们把英语翻译成中文,然后学生们拼命的背诵英语和中文。我那时记忆力似乎特别的好,英语听过一遍就全会朗读了,用的方法是最通俗的中国人学英语的笨法子,就是把英语的音节用中文的谐音记下来,记单词如此,记句子也这样。就因为我的英语成绩好,吕老师从来不凶我,就算我犯了错,吕老师也袒护着我。

记得有一次城里来了个插班生,坐我前面的位置上,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两个人吵了起来,也许是那同学打翻了我的铅笔盒,然后我先动手打了人家,接着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吕老师看见了,就把我们叫到了办公室。吕老师狠狠的批评了那个城里来的学生,还用他那纤长的手指顶了顶那个学生的头,那学生在吕老师的劲道下竟然趔趄了好几次。我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吕老师也教美术。那时学校里真是奇缺老师,一些副科就全让主科老师兼任了。吕老师兼了美术,在我看起来,吕老师的美术并不如何出色,但他是那样认真的准备着美术课。他总是先在一块小黑板上画好范例图,一走进教室就把小黑板挂在大黑板的上方,让我们看着画就是了。画完了,经常有多余的时间,吕老师就叫我们拿出英语书来背单词或者课文。我一向对美术是低能儿,画出的画像一堆狗屎,画什么不像什么。可是本子发下来,我的画总得“优”,而有些画得好的同学却只得“良”,也许是吕老师太偏爱我爱屋及乌的缘故吧!

据说吕老师的人生是很曲折的。吕老师可能是资本家出身,北京大学英语系毕的业。可是因为这个出身的缘故,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被流放到了我们的村里的一个叫做“亭子头”的一所由庙宇改成的学校当老师。不过那时吕老师不教英语,他知识渊博,似乎什么都教,就是没有开工资,村里管他吃饱饭,便是吕老师的最高待遇了,也许队里还会记上几个工分。因为那时吕老师来我们村教书好像是来下乡锻炼似的。后来吕老师什么时候调回城里,我却不知道了。八十年代再来我们乡初中教英语,吕老师已经年高到了快要退休的年龄了。吕老师教了我一年后,就回到了城里。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我亲爱的吕老师了,此时在梦里见到吕老师,难道吕老师在想我了吗?我平时只是有意无意中会想起我的吕老师,因为我们师生分开毕竟已经二十八年了。

吕老师走后,代替他的是一位年轻的女英语老师,姓金,我却很少叫她金老师,总是叫她的名字。但金老师从来不生我的气,还像吕老师那样的疼我,甚至把我当成了她的亲弟弟一样。从我少年人的眼里看出来,金老师也是喜欢我超好的英语成绩吧!在这个班级里除了我英语经常能考到九十分以上外,其余同学都像得了英语恐惧症一样,能得及格分算是老天保佑了,故此金老师便格外得呵护着我。

金老师第一次与我想见是在课堂上。其时进来一个中等身材,留着一头像蒙古包一样四散飘逸又如一把圆圆的黑伞一般的齐耳削发,脸带笑容,两个酒窝柔柔的起伏在面颊旁,散发着青春魅力的女教师。她快步走到讲台前,好像并没有和我们打什么招呼,就噼里啪啦像扫机关枪一样的来了一大段英语独白。子弹还在飞,我什么也没有听懂那些“子弹”是什么意思。可是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张开了嘴巴,也想如老师般说上一段英语。我木呆呆的看了老师一眼,老师终于演讲完毕,开始用中文给我们讲课。下课后,我跑到其他班的同学那里打听英语老师的情况。他们说,哦,金老师,某某某村的,高中毕业,是来代课的。但是我总觉得金老师的英语水准是那样高,是我前所未见过的,更令我对英语产生了强烈的学习兴趣。

初三年级终于搞了一次英语竞赛,是金老师一人主持操办的。竞赛的内容很简单(在我看来),就是默写八十个单词和二十个词组,形式是中译英或英翻中,总分一百分。结果,我默写得了满分,隔壁班一个经常考英语一百分的盛同学得了九十九分。因为这次英语竞赛,我在乡中学的名声大噪。发奖仪式是在操场上举行,我从校长手中接过一个带塑料的笔记本,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下司令台。这时,金老师就站在学生队伍的前面,她看着我的样子就欣慰的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校长还在这次集体大会上特别点名要求全校学生学习我的刻苦学习精神。我的心中充满了少年人的自豪和幸福,这些成绩的取得似乎很多的功劳应该来自于金老师的人格魅力!我喜欢金老师,就更喜欢她教的英语课。金老师上课大部分是用英语讲解的,慢慢的,我的英语口语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听力也变得敏捷起来。初三的英语课是越来越难了,但是,由于金老师的努力教导,我的英语成绩始终稳定在九十分以上。

毕业考的时候,金老师监考我们的英语。金老师在考场里来回的走动着,不时走到我这里,看一眼我答卷的情况。突然金老师皱了皱眉,默默的用手指了指一道题目的答案。我心领神会仔细研究了一下这道题,终于豁然开朗。

我初中毕业后不久金老师下海办起了袜厂,做起了老板。不知道金老师现在还能想起我这个曾经的少年学生来吗?我虽然没有梦见金老师,但因为梦见了吕老师而更想念起金老师来。

在吕老师和金老师之前还有一位英语老师教过我,她便是我的英语启蒙老师miss凌。凌老师是正宗的科班出身,师范一毕业就来到我们乡中学教我们初一英语。凌老师文文静静的,皮肤白净,小个子,身材匀称,两个眼睛圆溜溜,双眼皮,水灵灵,像“聊斋”里的小倩那样含情脉脉;还有凌老师脸蛋是圆圆的,笑起来也有两个酒窝,不过没有金老师的酒窝那么夸张,酒窝一凹一平的,像覆盖了白雪的蒙古草原,远远看去,线条分明,轮廓舒缓。凌老师一走进课堂,讲起课来就不紧不慢,有条有理,循序渐进。我们刚开始学英语,都觉得好奇,英语原来和拼音字母一样,就不太害怕学英语了,但是一读起来就那么拗口,就有些“望英兴叹”了。凌老师还是不急不躁的教我们字母,她说实在记不住就记中文的音。我按照凌老师的办法,逐渐记住了二十六个字母,然后是记简单的句子。

那个学期的期中考试后,我的学习成绩跃居班级第四,英语考了九十九分。不过考九十分以上的同学还是蛮多的。班主任让我当了班长,而当班长上英语课就要用英语来喊口令。于是,凌老师就专门把我叫到办公室教我背几句日常用语:“Class  begin!  Sit down  pless!  Good  aftennoon  teacher!   Good  morning  teacher!

学会了很多的日常用语后,我就开始炫耀自己的英语能力,回到家里也模仿凌老师的口吻和弟弟妹妹们说开了英语,又搬出凌老师来为自己助威:凌老师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可以和洋人不看书说英文呢!每次说得大家神往不已。乡村的孩子是纯朴的,能学到英语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呀!

我少年的心开始萌动,凌老师像天使一样为我们上着英语课。每次到英语课时,我是多么期待凌老师像仙女一样降临在我们的教室,又如一阵夏天的凉风般飘然而至,然后我们静静的听她银铃般舒缓春风样温暖的声音,让这醍醐灌顶的音乐传送到我们的心灵深处。我突然朦胧的感到凌老师就是上天派来的缪斯一般,在我少年的心里搅起了一团爱的春水,那春水是那样真实、那样美好、那样善良、那样毫无杂念。我的灵魂跟着凌老师的英语始终旋转在课堂的空间里。。。。。。

初一结束的时候,凌老师对我说:“初二,我不教你们班了,我教初二(3)班。”听了凌老师的话,我一下子有些懵了,为什么?为什么?一颗少年依恋天使的心一刹那就要堕入冰窟呢?凌老师又温柔的说:“不必紧张麽,我还是在你们班隔壁,有问题很方便来问的。”我还是有些落寞的点了点头。

一场梦境引起了我对初中英语老师的想念,不知道几十年后的今天,他们依然过得如意幸福,依然像当初那样温柔甜美年轻靓丽?但愿我的英语老师们,永远是我梦中的天使!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