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8下载|官方
网站首页 >> 国学之窗 >> 诸子名篇 >> 文章内容

自由搏击课

[日期:2017-10-12]   来源:海宁语文教学基地  作者:朱沈荣   阅读:179次[字体: ]

         自小喜爱武术,苦于没有名师指点。自家大伯似乎会点武术,我就受其影响,自学起武术来。

大伯家后院的天井里挂了个沙包,大伯每天早上在那对沙包拳打脚踢的,把所有对于人世间的不满都发泄在沙包上了(似乎)。我也学着大伯的样,伸出小手去打沙包。这一打就打出事情来了,沙包太硬,硌疼了小手。大伯就说,沙包太硬,小孩子恐怕打不了,就打草纸吧。在墙上钉一刀草纸,慢慢打,打碎一张撕掉一张,也可以练硬拳头的。那时,我八岁,听了大伯的话,就在墙上钉了草纸打拳,童年的生活变得充实而富有战斗性。

冬天的时候,天气寒冷,打会拳就热乎乎的。我便有事没事往大伯家里跑。因为大伯家热闹,一帮小孩子都知道大伯在练武术,都崇拜得五体投地,都摩拳擦掌的,一下子就不感到天冷了。跟我年龄一样大的礼法天天来大伯家报到,我们碰在一起就想比试比试“功夫”。大伯见我们喜欢“对抗”,就做了中间人,也就是裁判。我和礼法就在大伯家的堂屋里展开了“搏击”。我的拳头还没有打到礼法身上,礼法一个绊脚,就把我撂倒在地。再一个“饿虎扑食”,把我摁在地上不能动弹。大伯说,沈荣,你输了。我一声不吭爬起来蹿到礼法身边冷不防抱住他在他肩头狠狠的咬了一口,实施了“拳王泰森咬耳朵”的不良行径,礼法一下子疼得大哭起来。大伯在中间调停了“事故”。我面红耳赤的说,说好不摔,只用拳打的,礼法赖皮,我不服。自此,礼法见我怕怕的。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小队里买了个黑白电视机放武打片《少林寺》,还有《武松》,其后是《霍元甲》。我被电视里的武打动作迷得神魂颠倒,每天都想着练武术,成为武林高手。那时,我已经上了初中,有了一点文化知识,看得懂一些武术招数,就去伊桥乡镇上的一家书店里买了一本武术书《中华武术传统套路集萃》来看。每天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研究”武术套路,边看边练习一招一式。每有收获,就跑去大伯家和大伯“切磋”(仅限于谈武)。大伯依然打沙包,很少练套路。他说,练拳就得把拳头练硬,否则都是花架子,套路多练练也好的。

读大学时,真正碰到了练武术的“高手”,他们都是我的学兄。

中文系的老大哥们每天晚上都会到五层楼宿舍的平顶上戴了拳套互相对抗,我终于大开眼界,自由搏击原来那么激烈而刺激,我便想上去试试。海宁人王重明就做了我的“师傅”,他说,你没有打过拳击,可能一上去就被对手打趴下了。但是,我不相信“师傅”说的话,硬是要试试。王重明就说,那我就做你们的裁判,实在不行就下来。五楼的平顶上没有灯光照耀,是借了城市其他遥远的光来照亮的,这个地方就显得影影绰绰的。我就和一名王重明介绍的拳手展开了对攻。不到三个回合,我就被重重的挨了一击,那是扳拳,像一个锤子一样打在我的脸上,我一个趔趄差点倒地。王重明说,你大开大合的,根本不懂得守和攻,人家手下留情打你一拳就够你受的了。我忽而觉得拳击比自学的传统套路厉害好几倍,心里下定决心要学拳击了。

王重明自然就成了我的“师傅”,每天跟着他绕着操场跑五公里,直跑到“吐血”,但还得坚持锻炼。王重明说,这叫做体能训练,没有体能,怎么能上擂台?我咬牙坚持着,一个月下来,我便不再感到训练是一种苦了,倒反觉得跑过之后出一身大汗就是神仙了。

我跟着“师傅”早上跑步,晚上在楼顶练拳,一年下来,拳击中的基本动作“直,扳,钩。”已经能够灵活运用,出拳速度加快,打击力度翻倍,躲闪密度增加,再与师兄们比划时,就不像第一次上“擂台”一般不堪一击了。

我的自由搏击的水平正蒸蒸日上时,“师傅”王重明以及师兄们大学毕业走了,而我的同届同学大多是软包子,几乎没有喜欢自由搏击的,我就没有了练习的对手。

没有对手,自由搏击的水平就很难提高了,只好一个人戴了拳套打打墙头,练练基本功了。

时隔二十年,人到中年,我终于遇见了真正的自由搏击的师傅。

天南海北的,有缘人总是会相见相知相好的。与师傅吴柳江相遇真是个“传奇”。2014年暑假的一个早晨,我照例驱车去海宁市东山公园跑山锻炼身体。在停车场,我看见三个人戴了拳套在互相对抗。我来了好奇心,不管认不认得,梦寐以求的同道中人又出现了。我一上去就说,我来和你们打几下看。我接过他们递过来的拳套戴了就朝戴了拳靶的穿着功夫服的中年人猛打猛追过去。戴拳靶的中年人一直挡着后退着没有还我一拳。打几拳后,我累得气喘吁吁就停了下来。喘过气后才发现练习拳击的一个年轻人是我的熟识。他叫王伟俊,是我学生的的舅舅。我们就开始聊聊拳击的事情。原来刚刚与我对抗的竟然是王伟俊的师傅吴柳江。我突然感到一阵的羞愧,怪不得在我出拳的时候,吴柳江竟一拳不还。我立马改口称“吴柳江师傅”好,并且说我也跟着他学拳击。吴师傅笑嘻嘻的说,刚才你打拳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武术谜,也有点基本功,可以当我的徒弟啊。我一听说吴师傅愿意收我为徒,心里一阵的高兴。

从此,我就跟着吴师傅开始了真正的自由搏击的训练。

这个自由搏击真的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易学,之前学的零零碎碎只是皮毛而已,毫无系统性可言。这次真的就开阔了我的视野。跑步是每天练习搏击前必做的功课,所谓热身训练。等到出了汗水,人就轻松起来,然后是拉伸韧带,再是做各种各样的辅助动作,比如侧身跑,跑时必须灵活的扭动腰肢,使人协调敏捷;比如抬腿走,必须把膝盖抬起来撞到胸大肌……如此一套准备动作下来就把人累地下了。我坚持着不喊一句累。因为我一直坚守着自由搏击的梦想,每天都有着大运动量的训练。有师傅教授了,自然这些训练就越来越变得规范起来。

做过热身准备运动后,我们进入练拳阶段。先是一个徒弟一个徒弟跟着师傅练习打靶。拳的套路很简单,基本动作一样是“直,扳,勾。”但比读大学时练习拳击有了更多的变化,直扳勾组合,转身反背拳,正面扫拳……灵活多样起来。

这样的自由拳击练习了半年后,起先跟着吴师傅的王伟俊竟然吃不起苦,就打了退堂鼓,回家静养了。幸亏还有一个徒弟王建华还和我一样坚持着,我们练习完打靶,就练习对抗,也就是比赛下,在实战中提高各自的技击水准。师傅在一边当了裁判负责安全工作。我和王建华拳击水平似乎差不多,几个回合下来,互有挨拳,但没有损伤。

到了冬天,王建华要做皮衣生意,就不来练习自由搏击,我就一个人跟着师傅练习,便觉得有些单调,不过瘾。只好等来年的暑假再与师弟王建华过招了。

2105年的暑假转眼就到了,我又可以和师弟一起跟着吴师傅练拳过招了。遗憾的是师弟似乎已经不太热心自由搏击了,总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了,就是来了也喊累而不进行对抗练习。再往后,竟然半个月不来了。师傅说,不来就不来,练武要靠自觉和恒心和毅力的,我们的课程往前走。

师傅所谓课程往前走,就是从专门练习上肢的拳击到专门练习下肢的腿功了。

师傅教授的腿法也是五花八门的,一下子不可能完全掌握起来,我就从最基本的腿法开始练习。第一招是弹踢,武术里最简单的动作但要练到炉火纯青,那就不是一年两年的时间能够奏效的。两只脚抬得高,接触击打物时突然发力,就像手臂攻击时那样自如,可以高低转换着踢出去。第二招侧弹踢,在第一招的基础上侧身高低自如的踢出去。第三招转身后摆踢。第四招正踹腿。第五招双飞腿。第六招左右鞭腿……接下来是拳腿组合。自由搏击正如电视剧《霍元甲》里的“迷踪拳”一样是千变万化,无法阻挡,只要你肯学,就会学到真功夫。

如今,师兄师弟都不来了,我依然挚爱着我的自由搏击课。

最后,我引用我的老师沈泽宜先生的几句诗来结束本文:“一个孤独的渔夫是夕阳独自坐在船上垂钓任凭波浪在海上舞蹈紫色花和三色堇会在这里那里汇合玫瑰的大军再次渴望在辽阔里诞生且被倾听。”

相关评论